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12穿過我的黑髮的他的手
首頁 向上

[ 向上 ] [ 01夏日裡的第一朵夏花 ] [ 02網事知多少 ] [ 03愛可深不可痴 ] [ 04我的天翼286 ] [ 05只能冷若冰霜冷落你 ] [ 06知道這個字的人...... ] [ 07其實沒有白忙一場 ] [ 10二手商品一手愛心 ] [ 12穿過我的黑髮的他的手 ] [ 笑傲江湖01 ]

 

DIY工作坊>穿過我的黑髮的他的手

 

■郭惠芯

 

        我自小是個五體不勤的懶人,任何事情都喜歡找「比較會做」的人去做。讀書的時候,老師常讚美我是最會授權的領導人,懂得依不同任務找到能幹的負責人,自己清閒地享受幹部記功的榮耀。由於長時間受到師長的鼓勵,我更相信事不必躬親,生活也能順暢進行。

 

        長大之後,開始賺錢,更服膺〈韓愈〉「術業有專攻」的理想,事無分鉅細,完全交由專家處理。買房子,找仲介公司;搬家,找搬家公司;買家具、做裝潢,交給設計師;水龍頭壞了、燈泡不亮了,找水電師傅;照相機裝底片,當然由相館老闆動手;甚至在國內度假,都想委託旅行社處理………,凡此種種,不一而足,只要他人會做,我絕不傷腦筋、動手腳。

 

        喜歡花木,不必自己種,到園藝店去;我也常上餐廳吃飯,卻鮮少自己點餐,我總是對服務生或老闆說:「你比較知道哪個好吃,你決定。」上美容院,髮型交由美髮師處理,每一次都滿意。我常尊重別人的長才而受到特別的禮遇,因此更加相信這是一個人人都重要的互助型社會網絡,任何人都不應該獨占其中業務。

 

        但是,結婚之後,世界整個變了。

 

        婚前,雖已與先生認識了十年,卻沒有發現他是個徹底的DIY狂。也許是戀愛使人盲目,但也許婚前「我交辦,他承辦」的搭配天衣無縫,使我享受了空前未有的利益,以致未曾提防婚後生命共同體的身分轉化的嚴重性。

 

        結婚伊始,我留一頭長髮,先生常自告奮勇為我編麻花辮,使我不需到美髮店去梳理頭髮。剛開始,我將之視為畫眉之樂,想他必有厭倦的時候,時日一久,卻發現先生的案上放了一本童子軍實用救難的小書《結繩百種》,相詢之下,他興高采烈地說:「為了讓妳的髮型有變化,我發現這本書中的結繩法很好用。」

 

        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每次遇到美容院的小妹,我總是心虛得不知如何向她們交代。後來,我託言天氣太熱,要剪短髮,沒料到他當天下班回家,帶回一組電動理髮器材,把舊報紙挖一個大洞套上我的脖子,就開始了他的理髮生涯。

 

        如今回想,我的小工生涯就是從那組理髮器開始的。

 

        那組理髮器看起來精巧迷人,好像任何人一拿起它,就能隨心所欲地剪出最Smart的髮型,所以,當先生替我剪好他說的「帥氣赫本頭」後,立刻把舊報紙套上自己的脖子,以從容就義的表情加上企業訓練師的口氣對我說:「我相信妳一定辦得到!」剎那間,我完全遺忘了前半生建構出的「相信專業」的信念,執起推子,開始剪髮DIY。之後,我倆陶醉在創作的樂趣中,我暈陶陶地負責清理髮屑、收拾器具什物。

 

        先生的DIY狂熱不只作用在我的身上,舉凡太陽能熱水器壞了、電腦出問題、木門要換邊、磁磚掉了幾片、車子輪胎破了洞,他總是袖子一挽:「看我的!」汗流浹背、極具耐性地一試再試,我侍立一旁,等候遞送工具的傳呼。許多時候還真有完美的演出,當然也不乏求助專業、被我譏嘲的時刻。至於換燈泡、修水龍頭、修馬桶等等小事,則早已斷送了水電師傅的生意。

 

        他樂在其中,我則只好繼續苦中作樂。我們家的工具箱越來越複雜,當他以柔情的聲音呼喚:「芯啊,幫我拿個工具。」我已經充分認知;我不再是「他的」花園裡的玫瑰,我是「我們的」花園裡的園丁。我既然缺乏DIY的專長,就只好成為DIY專家的打雜小工。

 

       「Sweet Heart,幫我拿個中型鏟子上來。」啊!我的丈夫正在頂樓種花,說是為了給我美美的空中花園。

 

        此刻回首前塵,我是不是辜負了韓愈的訓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