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04我的天翼286
首頁 向上

[ 向上 ] [ 01夏日裡的第一朵夏花 ] [ 02網事知多少 ] [ 03愛可深不可痴 ] [ 04我的天翼286 ] [ 05只能冷若冰霜冷落你 ] [ 06知道這個字的人...... ] [ 07其實沒有白忙一場 ] [ 10二手商品一手愛心 ] [ 12穿過我的黑髮的他的手 ] [ 笑傲江湖01 ]

從前從前,有個小男孩正開始要學電腦......

我的天翼286還照亮著那個夏天

      1988年的國二暑假,我有了生平第一部電腦,當時全家人只以玩具的地位看待它;始料未及的是,十多年後的今天,玩具竟搖身一變,成了不可或缺的謀生工具......。

◎鄭惠文

    每個人各自擁有某個特定年代才能得到的東西,彷彿像是些微的火焰。小心謹慎的幸運者會珍惜地保存,將它培養大,當作火把般照亮下去。不過一旦失去之後,那火焰卻永遠也回不來了。

 村上春樹在他的《人造衛星情人》一書裡,曾帶著這樣感傷的語氣述說著主角的迷茫心境。我常想,在屬於我的年代裡頭(約莫是股市一頭熱、第四台剛氾濫、馬蓋先正走紅的時候),生活裡除了乏善可陳的讀書、補習、聯考之外,大摡只有「電腦世界」給了我這樣的念舊情懷吧!

 對那正怯生生地試圖與電腦親近的小男孩來說,第一次看「DIR」指令後循序而列的檔案目錄、第一次看到BASIC程式努力跑著π後面的100位小數、第一次聽到蜂鳴器竟能模擬出聖女貞德的怒吼......。

 現在看似平淡無奇的事,那時卻都帶來前所未有的新奇感動。或許,是因為那裡頭有著「那個年代」才能得到的東西吧!

 一部電腦要用一輩子

 我的第一部電腦是天翼286(詮腦公司出品,已倒閉)。它刊在報紙上的全頁廣告迄今仍教我印象深刻:一位抱著數本書的青年才俊在天翼的護航下,一階一階邁向國中、高中、大學......(不必懷疑,在AMD還未出道與Intel較勁時,電腦是打算用一輩子的)

 我的愛機有著10MHz的心臟(有需要還可以切換到8MHz,以免某些遊戲跑太快)、640K記憶體、二台5.25吋軟碟機,還有最「炫」的琥珀色螢幕,當然,如果親朋好友要在家照相留念,這肯定是不能錯過的最佳佈景。

 有了硬體之後,當然得裝上軟體才能跑囉(這是買了電腦後才知道的)。幸運(?)的是,除了廠商免費送你隨機「拷貝版」軟體外,大部分的工具軟體,你只要付50元工本費,就可以在電腦店拷貝一份。由於那年頭磁片防拷技術不甚高明,所以你常會在說明書上看到廠商信誓旦旦地說,拷貝本軟體會導致磁碟機嚴重震盪而損毀之類的「恐嚇」言辭,不過想當然效用十分有限。

 達文西塵封,畫家夢醒

 雖然真正的「牛肉」還是得用錢才能買得到,不過那時候大家可沒聽說什麼「智慧財產權」的,理所當然這麼貴的玩意兒就應該跟電視一樣,買回來朝客廳一擺,即該乖乖服役了。因此,在我買回生平第一套「原版」軟體「達文西」(繪圖、排版軟體)後,母親對這薄薄一片小東西加上5頁的說明書就要價300元感到不以為然(實際上是800大洋,在那時候可以買160個菠蘿麵包)。

不過,在我一圓畫家夢前,真正的麻煩事才正開始:「達文西」竟然無法執行,而錯誤原因是「中文系統」錯誤!無可奈何下,只好又再回到店裡頭,花了50元拷貝一份最新的中文系統回來,結果卻依然如舊。

怪異的是,在店裡頭的電腦明明可以正常執行,但顯然就是跟我的天翼286八字不合。折騰了二個多月後,我的畫家夢便與「達文西」一同塵封在抽屜角落裡了。

 

找一個離不開電腦的工作

 

還記得,當初剛退伍的時候,滿心希望能藉著從前的程式寫作經驗找個軟體設計之類的工作。不過,一翻開徵人廣告上羅列的相關條件,那些在DOS時代下盡苦功自學的程式設計如BASICDbase等,早已淹沒在Windows的浪潮裡,成了昨日黃花。

 

以前那段廢寢忘食、甘苦摻半的學電腦經驗,到頭來看似什麼都沒留下。但仔細想想,除了讓自己更能了解軟體運作的因果關係外,由寫程式打下的邏輯觀念的底子,在我的規劃能力上也多有助益,這大概可以算是「那個時代」留給自己的東西吧!

 

後來我還是找到了這個離不開電腦的工作,讓「開機」這作事變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而不再是當年得等功課全部作好、每天只能「玩」一小時的好時光。逐字逐句敲著鍵盤,想著一個字可以賺到多少元的稿費,當前的電腦對我而言也是目標明確的謀生工具,而非那把「不知該用在哪兒」的屠龍刀。

 

回頭想想,當初學電腦的動機是什麼呢?除了好奇之外,無非是想藉著電腦強大功能,來讓生活過得更快樂些。當然目前自己的配備和286電腦不可同日可語,以前只能想像的如看VCD、玩3D遊戲、上網遨遊等願望都一一實現,只不過,我卻偶爾會懷念起停駐在那個時空的天翼286、遺留在那年夏天的懵懂心情。

 

或許關鍵不在硬體的新舊規格,只在於我的心情。面對電腦,我的「新」情不一定能敵舊愛。新科技的世界,也許會留更寬廣的空間,只是我的情緒安裝的那張「懷舊卡」,卻偶爾會這般問著:

 

什麼樣速度的CPU,才能夠重新帶我回到那個悠游自在的年代?什麼樣的PC GAME,才可以重溫我最初的悸動體驗?什麼樣的E-life,才能更貼近當年那小男孩的夢想、看見心中那微細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