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阿揚的創作
首頁 關於影像處理

"阿揚的創作",主要是收錄一些真真正正阿揚在文學及藝術上面的創作,多多批評指教啦!

交過心的人──給永遠的朋友

YoungG MinG 揚名

深情由淡清轉為爆烈的濃情
由一張時間華麗的網 緊緊在風中牽繫
綱紀裡 所謂緣份昇起的幻夢
點亮一杯苦澀切入的咖啡
金黃色淡入味道 淡出情緒
常蛻變成晶亮淚滴的羽蝶
雙飛在彩蝶羽翼編織的花叢
一朵朵 紛飛飄零的花瓣
一朵朵 絮語轉化的彩瓣
將輪迴夢裡的飄落葬在心田深處
同時掘起了無始無終的秋風
一把鄉土味道的土壤 幻化
無痕地抓住了 所謂緣份昇起的彼此
從風的呢喃 換回了點點笑語

詞:陳樂融 曲:黃品源

不是掉下眼淚 就能挽回從前
我們走下列車 輕輕拍去灰塵
是該與不該 是願與不願
時光飛逝得像一顆流星
我們總來不及許願
曾經共同歡笑 曾經攜手並肩
我們走過緣份 看過往事如煙
是愛與不愛 是欠與不欠
人生變幻中有無數浪花
我們永遠在告別
再見 我曾交過心的那個人
也許 十年後再相約
擁抱 如果可以使人溫暖
就讓我的歌代替我在身邊
在乎 我曾交過心的那個人
明天是各自的明天
遠方 如果不能給你希望
記住我的心 還為你留盞燈
為你留盞燈


心該走向何方

揚名摘記

真的
「怕自己負擔不起
愛情所需要的勇氣」

是妳給我想像
還是我們都有些盼望
找尋妳的眼光 和我是否一樣?
在乎妳怎麼想
看起來誠實而天真的臉龐
有著一切美麗浪漫的夢想 是那麼不一樣

多想把真心釋放
靠近妳那一顆真摯年輕的心
神情不會倔強 愛情不會說謊
我單純的渴望


自己

YoungG MinG揚名

城市裡的鏡子是一面吹不穿雨水的藍天
過往的雨滴染不濕明日的歲月
或許將天空與大地的位置對調
可以將世界看得更為明亮透澈
當遠處所謂的自己望看了遠處孤獨的自己
被慌忙的鏡子映現出透的藍光的身影
畢竟是一個人 孤獨的多 失落的多
豔麗的宇空 高掛著豔麗的太陽
卻不被同流合污的我寧可在黑暗處與失敗對話
所謂光明 不過是在鏡子兩頭的影像
只是同自然課所述說 上下顛倒 左右相反
而已

深情所開發出的一杯咖啡
除了濃烈還帶了點失戀的味道 才夠
將自己的挫敗研磨香醇
加上一丁點關於戀愛甜蜜的奶精
還要 最時髦點綴的馬可杯為伴
一種有人說的淡金色 或者濃褐色就此產生
在傾入甜蜜的味道前 總要迎合現代的浪漫
看一看甜蜜所生成的「字母」
將想像拼合在這一杯的流動裡
可以推究自己與自己所愛的「緣份」
那一種必須加了失戀才有的味道
畢竟 不加糖的咖啡 再多的甜蜜
也還是說不出的苦澀吧

從小時就開始不斷編織自己
直到成為一種可以形容的影像為止
是外在的看似魁梧
是外在的看似瀟灑
不過什麼都不是 是自己的自己

粉紅牆帷一抹清香
盼不住內心所生成的種種紛陳顯現
除了將思緒寄放在碰觸的念頭上
沒有別種型式可以慰勞
情緒加上慾望的失控
可能一如自己的心
卻始終無法將心念超越那一籬牆帷
一次次可以濃烈地淹沒自己
以及體驅飽滿的自己
只得放棄那一抹清香
追尋山中的道路

利用畫筆速寫
一種由紙上迸發出的形像
可以由筆上所散放的筆觸
一筆筆勾勒鮮明
想像在這裡似乎多餘
一如咖啡中增加鹽巴似的
徒留各式不能接受的味道

利用畫筆速寫
情緒可以漾得像是個旅人
風塵僕僕的情畫之手
越過紙上蒼茫的景色
及白色的天光
企圖重建一種可以形容的風景
及屬於自己的風景

利用畫筆速寫
情緒可以漾得像是個情人
由情色電影的感受融入浪漫電影的情境
推演出中國風情
及異國風味
越過紙上一片可以耕耘的土地
企圖編織屬於年少的情事
及屬於自己的慾望


雨季之歌

落葉燙溼的表面反應
除了隨著地心引力及各式風的起舞落下
再加上些許過往的踐踏
便構成了它始終的宿命
飛翔僅僅是最後殘存的語言
與猶如黃昏的姿態
一滴滴表面張力的聚散
終將成為雨季都市裡最美的妝扮

飛鳥尋不著的蹤影
望天地只得灰濛濛一片
類似和平之鴿的羽翼
眺遠不及西邊海岸上的中國
因雨而無能為力奔向
所謂的自由
雨比飛行更強烈的速度
下得更傷心猶如失子之泣
由於失去了藍色所以眺遠不及
如同失去了最美的
四週的視線被遮掩模糊
只剩下孤島臺灣

聲音的節奏 在都市
將由雨滴落下的語言
替換車水馬龍
這或許是都市裡最安靜的時刻



寂寞之一

傷心慾望

今天走過了繁華
明日也終將成為過往黃花
喜悅誕生在煩鬱孕釀形成
雖知道,但如苦難的輪迴
一次次轉動,成為一凋零
不知傷心的成份為何?
推開一扇心門探索
似乎只是心底藏潛的慾望作祟
冒著死去的陰影過著,哀著
天地死亡的悲歌
站在昨日傷心之地上演奏
執著盤旋一如
失去伴侶的黑天鵝
憑著一股慾望
掉下眼淚傷心

寂寞之二

夜晚寂寥

情緒從廣闊無人之地奔出色彩
然而此時不是多彩繽紛的反射
而是由灰色階層構成的印象
沒有了月,亦沒有了星星
星河被隱藏在不為人知的角落
沒有了流星,亦沒有了黑
只是單調劃過一道心底的傷痕
沒有了聲音,亦沒有了音樂
我想將心中的沉悶打破
然而自己沒有了心情,亦沒有了喜悅
不僅僅是如此又如此
就在一種,這種情境
我無言地說出一次又一次的無言


朋友

揚名

沒有人的場景
沒有人的自己
就那麼在濃的化不開的情緒中表演
自己的表演
隨著場景飛奔
然而是沒有人
只是個以「彼此」相稱的感覺
是個名詞
是種動詞
或 是種相約在今生的無聲夜風
這麼的一吹
是寒夜的清涼或者是夏夜的點綴
可以吧,什麼都是



想寫一首情詩給自己

(2)眺望

其實有說不出的心傷
過往總埋藏不起
無論怎樣加以沙掩埋
過往仍總是埋藏不起
就隨著時間以加速度投入
投入那充滿香味的紙簍子裡
就算計算機的平躺計算
也無法 算出內心於紙簍子積鬱已久的感情
試圖 也僅是徒勞無功 總顯示錯誤訊息
給生命垂危的天鵝一點生機
滑向成雙成對的那頭也竟是無能為力
盼人間 也只得眺望
眺望遠方類似天鵝的淚滴
晶亮閃爍著過往的不堪與痛敗
光亮散射出美麗,而隨著風兒的想憶而遙曳
如夢如幻的感覺昇起
眺望在它鄉在它人那兒的那一人
反過來 背對著風 寫一首情歌送給自己


想寫一首情詩給自己

揚名

(1)
心傷的自由渴望

耳邊RADIO的響聲搖醒了自己
順勢關上的心情被濃濃的睡意壓制
順勢開啟的意念總在想憶的每一個表情裡
被推開的心窗,從心扉的角落飛了出來
一隻遨翔天際的白鴿
總想 將飛行的意念給心情去飛翔
燈被天空的明亮給關閉
按下了屬於心事的開關
告訴天際裡飛行的感覺
告訴天宇裡自由的感覺
告訴自己不要傷悲的眼神
告訴自己不要再傷悲..........


飛越

翼翼地飛起
或許
想藉著傳遞空中紙條的方式
讓全世界都知道我甜蜜的心事
讓妳曉得我心中已久已純的感覺
慢慢地落下
或許
時光不會停留在草坪上等待著我
知心不會暫留在時光的迴廊等我

我要慢慢地落下
慢慢地滑下
慢慢地飛入
妳在我心中的樣子
妳在草坪上等待的樣子
妳在空間中思念的樣子
我想了很多
當飛行駛出了草坪
心情也昇華成一片片美麗的雲


祝福

II

揚名

千百種心情的甜蜜
串成一條屬於季節的項鍊
圍掛在妳身上所散發的光彩
將季節打的亮而麗
所有色彩紛陳顯現
彩虹的粉色也一同裝扮
裝點了將要遠去的行囊
屬於友人的知心包裝
妳們、我與你們、我的綿綿絮語
屬於每一個燦而亮的季節聊天說地
千百種心情的友誼
串成一條屬於回憶的迴廊
兩旁滿滿地一片片窗
是我留心觀察的一扇扇
一扇扇我想了解的感受
一扇扇他們給予我的世界
我畫了一幅祝福的畫作
滿彩滿欣的掛在盡頭
祝福的話語
全在想念的每一筆線條裡

III


祝福(在那遙遠又接近一邊的她)

揚名

I 序幕

天光將大地打的彩而絢麗
閃耀晶亮的露水
吐露些許春天的芳及香及麗
玫瑰花的含苞
在紅豆生南國的故事裡
有著綻開的樂歌盛放
盛放一朵朵、一朵朵
屬於季節的無刺玫瑰
屬於祝福的玫瑰豔麗
屬於妳心的神秘花瓣
屬於喜悅的交響樂章
而那朵玫瑰

屬於我心的種下




揚名(YounG MING)

星空燦爛忘我身軀寄此身
流星將天宇劃過一道傷痕
那燒痛的將此身寄放星空
無聲摧毀了此刻靜寂
千年邂逅星光的冰冷
周游四宇的風凜冽吹成一片
一片隨時變動的闇黑
身旁樹影一片的吹起
而徒留孤寂的流星劃過
劃過天地永恆的幻夢
夢了幾千年了浪漫
被周游四宇凜冽的自己化做死去的冰晶
星光淡淡點亮這
躺了幾千年的浪漫
彷彿沒了美 卻暗藏一些許白的蒼茫
與四週入侵的黑
一丁點陷入了白與黑的矛盾情結
一丁點進入了白與黑的離異情結
躺了幾千年的塵埃──
點點淚滴的釋放


落葉

揚名(YounG MING)

是風的原動力亦或是自己的
牛頓說是萬有引力
落葉卻說是落葉
枯黃身軀烈陽照耀下顯得空洞
影子空透而模糊
我預見他將落下
飄逸卻死寂的美
行人踩過他
清脆細說
落葉歸根


自己選擇的道路

揚名(YounG MinG)

道路兩旁的行道樹
綠的發出油亮而黑的光茫?
被沾污是自己的,亦或是這個世界
這樣的道路走得下去?
卻是大家共同的道路
紅綠燈宰制著道路的交界
同樣綠的發出油亮而黑的光茫
卻無法宰制同被沾污的自己方向
是前 是左 是右 不是後
地圖只是一項平面的裝飾罷了
以個人有限的時間走到自己心儀的地方
那是一條自己選擇的道路



李斯特.鋼琴小品第一集

揚名

有點沉寂以久的
有點在暗紅燭光的
有點呼喚的
屬於死神的呼喚
有些重覆的奏鳴
有些絲線的樂音
有些灰色的悲情
屬於金屬的質感


空的自己

揚名

空泛的心田中
迷離的表情將自己完全完全包圍
總想給自己發展的天空
總想給自己一片真實的地方
沒有人煙的污染
沒有虛偽的笑聲
沒有價值的紛亂
沒有吵雜的自己
而空虛是與空不同的
而空的自己是空虛的合作體
我無法自跋的陷入
很想將自己脫離
很想將自己超然
很想將自己飛昇
很想將自己安定下來



想飛的自己

揚名

藍的炫亮令我癡迷的
不過是那一片那一片蔚藍
將心的羽翼修整
而將心的方向寄託於
不過是那一片那一片詳和
FREE自天空中白雲的排列
排列出想像與一片渴望
而藍的憂鬱卻同是滋長
將心的羽翼修整
而鬱鬱如一片森林
只是
想飛的自己


現實與她與自己

揚名YounG MING

跌落破碎的現實水晶
仍閃爍著星空下的光茫
遙遠而耀眼的幻光
魔法師手中的未來景象
將預見現實與她與自己的邂逅
一點點破碎仍完美無遐
仍發出悽美的哀光
點點魚火的淒涼
與現實的自己
連成遠方的景象

丟棄現實的水晶現實的她
莫名的自己與燈相望



看到她的花心

揚名YounG MING

算是種情境吧
但是種什麼樣的情境呢?
無法相信自己深陷其中
對於她對別人的溫柔
無法釋懷而無法釋放
算是種情境吧
無法相信我倆深陷其中
莫名的傷心
總是如玻璃的破碎深入骨心
看到她的花心
看到她的花心
沒有美麗的質地、豔麗的顏色
只是一再的飄流出惑迷的芳香
引領蜂兒飛翔
引領自己失落
引領感覺收藏
這是我的回憶,甜而膩而苦而澀



看到她的迷心

揚名YounG MING

譬如水漣漪交連於自己的迷心
一圈圈卻無邊際、一波波推向酒渦
微笑蕩開在一句過往的言語
而心卻化成天邊、天邊
一片的雲,有點白晰、有點傻傻的鬱鬱的心的叢林
而一圈圈卻如無邊、一波波推向、推向
憂鬱的流淚的迷心
迷心的憂鬱的淚流
冷冷的凜冽的風雨吹拂著遙擺的漣漪
接近乾涸的水地
接近崩潰的心地
就因為直覺地發覺她在遠遠的那邊
雖兩步之距
卻還是在遠遠的那邊
緣的漣漪、情的漣漪無法交連於她那深深的心
令人傷心的心,令人躲避的她
而淚供應乾涸的自己
  供應崩潰的心地
難道這真是愛嗎?


我要飛奔至另一個地方

揚名

我要飛奔至另一個地方
尋找心中的一片草原
我要飛奔至另一個地方
那裡充滿了浪漫與溫馨
我要飛奔至另一個地方
創造心田的永恆
我要飛奔至另一個地方
有著如月盤的夢幻
有著如彩霞的神奇
有著如星星的閃耀
有著如太陽的燦爛
我要飛奔至另一個地方
雖沒有黃金鋪地
但也如嚼菜根
有著清淡的甘香



想去旅行

揚名

我撿起孫悟空的棒子
乾坤天際與乾坤的自己
擁有布袋和尚獨步橋流水不流的一只布袋
漱洗東坡先生的綺語硯
棒子的虛無與宇空中虛無的自己
紛亂繽紛到神洲
手拿布袋的遨遊布袋
綺語硯中攤紙寫天下
畫出雄山巨石
駕著筋斗雲望
釋迦的法紗
國王的新衣
從商業的絲路到敦煌的錦壁
從三國的赤壁到唐朝的長安
遊遍繁市的揚州
玩盡上海的富庶
筋斗雲上身是東坡
摔下醒來便成一片




YounG MinG

猶記得小時候的模樣
一連串一連串模糊不堪的泛黃
我想走入

猶不記得小時候的模樣
或許熱乾的眼淚模糊了過往
或許點滴的傷痕刺傷了臂膀
我不想走入

猶記得小時候的模樣

想不到霧城的浪漫
禁不住此刻的悲傷
眷村的巷弄
老舊的村牆
想起「阿祖」的家鄉、我的家鄉


紫玻璃的心

YounG MinG

PART 1∼

從小總是懷著夢想      ∼夢想一片湛藍的世界
在倒影中編織年少不經意的夢心∼夢心天山水月河湖闊陸
總是如紫玻璃乍碎的一場春夢 ∼春夢紫雲彩霞虹芬淡青
難料世事的因緣升起     ∼升起菩提子般超越
醒                                                    ∼醒
紫玻璃粉碎眼前                            ∼眼前只是一粉碎紫玻璃


春花秋月夜(記成大附工之夜)

YounG MinG

伊人倚靠在長長的迴廊
伊人伴著一人倚靠在短短的座靠上
我回回頭凝神張望
為何凝神張望回回頭
點點魚火不如花瓣燈火
弦弦掩抑不住聲聲思念
茫茫舞臺裡有水水姑娘
望望去
裡面有我的情長長

P.S.「附工之夜」是一個屬於國立成大附工的一個晚會節目,內容則是以歌唱比賽做為整體的主要架構,而當中「水水」姑娘當然也是不會少的。


問情

揚名YounG MinG

問世間情為何物?
茫茫街燈兀自亮著
問上天情何以堪?
飄飄緲緲一線天
問陰間情殉之人?
遠邊地平閃閃爍爍
問心
心結奏跳著
問他
我不愛你
問自己
我愛他
問情
:「去問情」

P.S.暗夜裡突然想到這樣的問題:「問情」,自始至終,自夜至晝,始終得不到一個確定的答案,而問「情」時,竟回答去問情!情,無法明瞭啊。


孤枕難眠

揚名

床邊孩提時母親不在
不在身邊、心邊、身中、心中
猶記得搖籃曲唱啊 和啊
慈母的影子轉化成一個女子的身影
孤燈黃暈一圈圈泛在闇黑背景裡
隱約打在她柔細的臉上
隱約聽見彼端輕輕輕輕的細語聲
綿細的「愛你」
忘卻了睡眠想著想著她



電腦社&與我一起的朋友

(Computer Group & Friend)

YounG MinG

「朋友,來杯咖啡吧」
浮動畫面的廣告旁白說著....
從奶精自咖啡表面暈開
淡淡啡色自心底融合
融合..
從榕園旁一棟紅色的建築
經緣中命定的光
彩射出紛陳的浪漫
而       我說著....
「朋友,一同來聚聚吧」


大海

揚名

從山神那兒釋放許久的同等遼闊
井底之蛙驚如鴻隼的喟嘆
青蛙綠加都市灰何能窺得深邃藍?
表相海加面容人何能探得海底深?
如同首情歌Ocean Deep
       何能知曉我深心?
相對於
我心的遼闊深情!


葉的自白

揚名

狂野的心不甘於長久蟄眠
等待 穿越黑色冬季的冰寒
甦醒 創造一頁歷史的斑斕

誰說
綠葉注定永遠沉默
藍色的天空有我們璀璨的夢
晨曦躍起
夜星墜落
手中的命運自己掌握
努力掙脫沉重的枷鎖
翡翠綠必將突破紅傳統
烈陽敵不過壯志雄心
狂風吹不散萬丈豪情
億萬掌聲卻也留不住片刻的
丰采和神韻
北風追逐流雲橫過天際
倉促的步履輕傳一聲嘆息
是上帝的遊戲抑或
惡魔的贈禮
星辰運轉不著痕跡
如今
挽不回的綠沉澱在時間河裡
徒留一抹枯黃 空傷追憶

我該瀟灑揮別過去
為一生劃下美麗詩句
奈何朔風野大繚繞心絮
炙熱的心不願就此沉息
讓我再唱一首歌曲
枯褐的身軀跟隨狂風翩然舞起
這是生命中最後一場宴席
然後待塵埃落定
我將化身為大地春泥
開啟輪迴後另一世的傳奇


妳(送一束思念的花給妳)

揚名

細細的我思念從前
深深的我思念了妳
自邂逅於繁華市井
自認識妳情美深心
擁抱妳可愛靜謐心
撼動不已撼動不已
細細的我思念了妳


夕陽

揚名

我奔向蔚藍的那端
細細品嘗粉紅綿花糖的滋味
我將捲起舌尖
將粉紅似雪白一一送進口中

只剩下無影燈光下一支小棒棒
那甜蜜的圓圈圈也不見了




再此憾動我心的妳心之地
我在其上默默耕耘
總是忘不了辛勤的呵護
就有點像是掌上的明珠般
卻不是那樣的俗豔
卻是我的寶貝





空泛著無色心田一直一直漣漪似
鮮紅雙唇總是以不開口回答一切一切
翻弄屬於她肥沃子宮處的總是緊閉深鎖
這也許或也許是她所謂侵犯心田
隔離所有友善釋放不出
言語衝突嗎?
還是
我摸不清楚她的心


妳IIII

粉色的背影緊貼在那本屬於玫瑰的日記
似乎無聲視界中的款款傳遞
遠處的卻是多麼的深印
想憶箝入紛花飛舞的景象
落花美也似灑拂在妳的心上
我一直真心收藏的一本日記


書店



惡夢佔據一方城池
有魔厭翻動著書堆砌的城牆
它是那般的易倒
我無力翻動啊
因為
有惡夢佔據一方城池



適當的和弦在孩子的耳中輕輕沉睡
喃喃夢話中道出了田園的閒適
甜雅面靨彩畫出屬於Sweet心事的微笑
站在一旁的我與他分享內心歡悅
隨著Beethoven的繽紛思緒
指向不可言喻的奇幻永恆
就像綠的斜躺在大地
以心頃聽自然的聲律
我和他一同睡在大地


我所知道的搖滾

情境的滾烈,燒紅似火的烈燄
焊融出一道激情旋律、過程
打擊、淬礪的和弦,令人無法抵擋
一陣陣、一次次沖擊著對岸的浪濤
像是經過一次方程式變數的整齊組合
起承轉合,也只是個流行曲調的實體象徵
時間、宇空打破時空的連續比對組合
連結出一道迷情旋律、過程
撕吼、濃烈、分化不開
旋律的指向,
我想則是
我所知道的搖滾



妳 I

揚名

水粉光茫中
電影中離合繽紛的光影
色彩的重疊帶有那粉灰的夢境
是氤氳、是紛陳
而思緒的指向,是回顧天邊的一眸
相對遙望收錄音機
孤枕難眠
總是在水粉光茫中
欣賞那內心隱藏的美麗

妳 II

依舊美麗的容顏
穹宇中眺望對遙的射手
盛滿裝載推移時間向前
希望種子的芬紅火燄
燦花生命汁液綻放
繾綣情意髮絲飄流心際剎
我發現妳那
依舊美麗的容顏


妳 III

一直以為是妳
一直以為是妳
過往的氣質交融遠景的空氣
不似那庸俗的神祕情境
那是從未有過的啊
遠天連接不知是什麼?
大自然豔朵香馥情愫
一一幻化成被風 晶瑩 吹拂
蝴蝶飛舞般羽翼
飄落、紛飛
深度不已的情境、氣質

一直以為是妳
一直以為是妳

回憶

燈火闌珊越過的海岸,螢火密織的年少景象,推移向對岸的點滴,眺望對遙。(永不相見)
蒼穹中燒痛的墜落一星,千年與之邂逅星光,那是回憶的星光。

過程

靜的聲音推開了酒杯
相對敬飲一盡
苦澀混雜的切入心扉
或代有那麼點清澀意味
畢竟過程只是過程




詩情

揚名

        每當舉起那粗重而厚實的筆時,運用著類似注射針頭的筆尖時,心裡頭最鴻大的願望,便是傾寫下能夠深人肺腑的偉大詩篇。意象的營造、電影手法的運用、辭藻的潤澤洗飾、情感的鋪呈、浪漫情愫的展現,而每一字一句的雕琢,無一不是盡心盡力、掏心掏肺的辛勤精典之作。而真正到頭的喜悅,便是心滿意足的作品完成之際。


在我心中的美麗for阿蓉

一直以為妳的美麗是自然天成不經矯飾
一直以為妳的笑靨是天使笑容的撫媚
我的心為妳所動
我的心為妳所撼
白晰的臉龐象徵著年少時光中純真的愛
我小心翼翼典藏深心
一直不敢告白的情結
鎖一般深鎖眉際
而笑靨的開端
一種心甘情願的佔領





回想著電影深度的背景,彩色而有帶了點屬於它的那種質感,片名是浪漫的,遠遠的
,隔著坐椅,望卻的是她深情款款的背影,帶了點色澤,那是屬於想像的部份,轉個角度
,我發現遠邊立體質地的妳,竟是超越底片的真實,連那遠邊的落雨,一種無法取代的真
實聲,一一聲穿入耳,多麼希望那是妳喊我名字的聲音,一種真實的妳。


難過情緒的自心萌發
越過蒼穹的天邊一顆亮閃的明星
燒痛的墜落心田
照亮的紅色十字架上
深烙刻印死亡的心情

瘖啞的說著無聲的話語
凌亂重疊心情記事的日記
燒毀 成灰的過往記事
消失在灰色的沉重記憶裡



風的歸向是那兒啊?
在摸不清抓不著的深處吧
輕拂過稚幼可愛的臉頰
泛出了笑容
溫柔和煦的笑容
我想抓住風也似的春天
在地平線遙不可及的遠方
啊!也或許是在日曆上的未來
一樣的稚幼可愛吧

閃著榮耀的湖面
那是被相隨而來的讚譽灑上的吧
伴隨著勝利的鳥囀樂章
在高不可拒的枝頭
陽光被疏落的射向大地
有種美吧
光氾爛著...

電視裡聲光
以千種面貌展現
那音樂刺傷我的心靈
諷刺我的身心
我依然呆坐在前
或許可以說是享受它吧



生命像玻璃
一切事物的歸結
追尋掉落的一切
那遙不可及啊!


風飛起的時候
我感受到那飛越肌膚的涼爽
享受此時此刻的擁有
一種絕然不同的享受啊




揚名

天宇頂端沉寂
尖叫聲低蕩空氣
  (或是懸浮?)
在空間吶喊
死亡的取代軀體
滅與死
一種等號畫上的結果


硬式磁碟機

揚名  

樂章種類是搖滾
搖搖滾滾的轉動過程
比那遠邊的軟碟一個重重的打擊
AT-BUS的威力
將一頁頁繽紛美麗帶進花園




揚名

夢的前奏
一步步的驅使
地板的腳漸失去重心
倒下或是唯一的語言

平躺的慾望
一陣陣自心萌發
周公的四浮招喚
竟克制不住
或許是-
英雄難過周公關



傷心之心

揚名

思緒凌亂重疊
飄盪空氣
一陣陣吹過晚風
冷意瑩繞心際
飛散滿地

腳步聲夾雜心跳節律
那竟是如此妖靜
關上心門
把悲傷重疊記憶

重灰色點綴暗壁
推動傷心夾帶雨季
天使之手或帶不走鬱
燒掉日記

單調色系的反覆顯現
調色盤空無一物的慘白
電視機關後沉靜
粉飾天宇

那漸鬱腐蝕的是
-傷心之心

後記:寫於一個寂寞的午夜


陽光-臺灣

將刺眼打包丟在一旁
凌亂的取代一切
那片刻的舒暢
而後轉為灼痛


寂寞

屋宇四周無聲的沉寂
妖靜的空氣低迴
點點星碎燒痛的墜落
遺留一地血惺
荒原漠地只一人
我想那是寂寞!


寂寞

背對於天窗陰冷的房間
瓷磚上冰冷一如您此刻的容顏
回憶是昨夜夢境迴旋
飄流心界是凌亂的房間

觀看自身背影
無聊提示號自心顯現
看不清楚,因為那是英文
或許妳的背影更值得回味


感覺(Feeling)

繽紛燦爛
放射燈火游移裝飾糖衣
外表消逝
也許是苦的本色


生活

列車自窗口奔過
聲音充斥著吶喊與心淚
有時或點上細碎的糖粒
氤氳飄流產物形成
裊裊上升的遺忘




濃烈化學反應接觸
不同於革命先烈爆烈反應
卻是相同味道遺存
刻印於歷盡滄桑的碑文
是那蠶食變形的秋海棠下一致的表情




或許冰冷是你那一貫的容顏,面對著我
在生死交流的十字路口
不論八千里路,不論三十功名
在那之後或許
塵與土


電腦

棋盤格式幾何圖形
遊戲規則簡明
人類潛意識反應
由上而下肢體動作
加以直流電流推動

開關的成就是必然
西天取經的過程
加者三藏經文轉換
銘刻於專利琉璃玻璃板


考試

將思緒的隨意塗寫
妖靜的令人顫慄
不斷化學作用
在腦中
激烈如火
那是反射動作

眼腦直印是時間指標
攻佔
化學反應遺留爆烈點
啊!那是昨夜痛苦的傷痕



虛偽

自我的重複複製
不同是表像的內部結構
完美無瑕是他的一貫作風
那氤氳般的旋律之風
或許是掩人耳目的常數手法



她-寄至遙遠的地方

粉紅色溫柔的隱藏
一種近於蕾絲的遮掩
幾何冰晶般冰冷
是霧裡香郁的玫瑰花瓣
帶有那
幾何冰晶般的冰冷

空氣中被蟄伏的是
充斥著心跳聲與溫熱
悠揚的薩克斯風節奏
那近於冰冷的溫熱

濃郁的感覺綻放
香郁咖啡的奶精擴散
溫柔的攪動
譜上了甜的韻律
帶有那
巧克力的滋味



失眠

將悠揚的樂曲擺在一旁
聆聽的是充滿心跳節律的搖滾樂章
譜上的歌詞是生活的種種
由晚餐能量加以腦神經運作
天花板的裂痕穿過思緒
唉!所得的結果是翻來覆去

由隨意調色所呈現的黑
是肄業的催眠大師
肢體的凌亂拼湊
或是畢卡索的一幅抽象畫
多餘的調色盤是寂寞
唉!那是什麼顏色

邂逅的睡意竟差身而過
或在十字路口
眼神的差異代表了要睡不睡
被夢甩在後面
只得學著龜兔賽跑的精神向前
唉!只是覺得好累好累




蠟燭的火光在風中閃爍
黃而紅帶了搖曳不定的滄桑
幾番波折只剩下-
慘白的燭身
滴下那最後的光輝
在那風中閃爍......

四週的死寂象徵了你的終曲
編一首
而你的夭折真只剩下-
那被死寂籠罩看不清的慘白
(以及多餘的燭芯)
再也滴不下那最後的光輝
在那怒吼的風中
編一首
終曲





灰暗色粉飾天宇
帶有那低沉的色系
雨是直覺的感覺
風或許是額外的點飾
飄浮的是
藍的憂鬱
帶有那低沉的色系

寧靜的令人想睡
冰涼還在肌膚出生
敏銳的我卻早以感受
心中激發的鬱
兩股衝擊是 
冰冷的火花
寧靜的令人想睡

將她的照片摧毀
那感覺是鬱....



藍&紅

瘖啞的說著
在泛黃的時光長河裡
一如黃河的氾濫
仍是終點-「藍色的海」

流盡生命的紅血
以X角度洩下
所得Y為無解
也許X+Y等於-「失落的我」




輕輕的將沙漏擎起
遺漏的是
消失的記憶
緊貼在那-泛黃的日記裡
收藏夢境.....

翼翼的飛起
羽翼飄落
孤獨是一葉羽翼
以相思的角度俯視
迴旋夢境.....


紅塵  

揚名

走過了從前
忘卻了過去
看到了一身蒼傷
一種說不盡
流離失所

塵封已久的   
那是塵封已久的啊!
紅色的豆子 散播 無限的失落 真擁有?

望不見自己
從凌亂次第找尋

墨水倒落
再也望不見那
   真實的自己!



人生

揚名

│一場遊戲 │
│竟以轟轟烈烈的哭聲 │
│瘋狂展開 │
│也許哭比笑多吧? │
│ │
│全世界的人 │
│用著一種習慣 │
│且幸災樂禍的機械方式 │
│淘汰著「暇疵品」 │
│也許這是自然不變的定律吧? │
│ │
│當人生的一場美夢破裂時 │
│也許才能看到隱藏在事實以下的事實吧? │



記憶(MEMORY)

心中模糊的過去在照片找回了自己
泛黃而破舊
自從山上的堆雪不斷消失顯現
我漸漸了解遺忘的自己

不能重回的過去在照片找回了自己
感覺的回憶
自從都市的大樓不斷推陳出新
我漸漸找不回遺忘的自己

宇宙的無常
在世間的一切也隨著無常
不斷洗去已有的記憶
(揚名工作室)



時間(Time)

揚名

流動
一點一點
SAYONARA過去
現在前進未來
過去 縷縷輕煙 飄流
隨著 無盡輪迴 告別
泣血喊著,卻不再回
光也似-逐個消失
    在呼吸中-光也似

Time 與 Time 的連結
織成了一串生老病死
時間說著無情的話
無力回搏的我
只能用心去說
去感受
去領悟-超越的意義
企圖超越現世的哀愁
 無力回搏的我,依然!

§揚名資訊創意工作室§
後記:時間有時在這個無常的世界中變換各種令人目炫的角色,有時卻保持中立的盡情努力於它的職責,但無論如何的變換,我想我是永遠追不上它的腳步,這也許是現實世界的一種無奈吧!




背影

與電線杆互相佇立
心中無限情意
雜亂的心靈
等待的表情
混亂的人群
在此時此地交集

裝扮成警察
努力的四處找尋
負責的感覺
前所未有
在此時此地找尋

鎖定,定格攝影
瘋狂的感覺
湧上心頭
美麗的妳
震撼
沉寞的我
失落
在此時此地.....

在無限失落
找不到逃竄無蹤的勇氣
彷彿
一齣正在上演的悲劇
只有逐漸遠去的背影
只有逐漸遠去的背影
(揚名工作室)


題目:畢業

畢業前準備時期
喜悅,也許?
悲傷,也許?
結束,也許?
開始,也許?
也許,也許?

進入校門
望著
看著
天空,陰冷
景物,依舊
想著
憶著
時光,不息
今世,不再
真的?
假的?



聯考戰士

作者:魏志揚

I                                          II
穿上軍服,登上軍機              鐘聲指示
降落                                          就徹退位置,OVER!
開始                                          傷亡報告,死傷
一路上,匍伏前進                  無數
就作戰位置,OVER!            帶著武器,循地
埋伏                                          徹退
偽裝                                          失敗
傳來消息,敵人逼進              失敗
承受不住,紙彈攻擊              戰績報告,滿江
被識破                                      紅
第八行第二排                          登上軍機,傷痕
發現                                          纍纍
陣亡!                                      結束了嗎?




揚名

在黑夜的空氣裡
一種複雜的、多變的、煩厭的
在糾纏著
是黑暗的精神嗎?
是空氣的怒吼嗎?
大腦叫著「不是」!
考試
愛情
課業
長像
虛偽
忌妒
啊!煩死了



洗澡


玩弄著蛇
使人有種無限的
遐想
水 輕輕的
輕輕的沉溼在
身體裡
漸漸地
漸漸地
黑色表白一切
好似
  沉浸在世紀的大澡堂裡
心有一種
不願污染的不願



失敗

揚名(1/27/1992)

直覺地,世界末日提早來臨
天地頓然變色

一身自命驕矜的我
沒有愉快的感覺

一身自命驕矜的我
竟不自覺地.....
淚流滿面

殘廢的走著
這不是真的呀?
懷疑一切

一時之間
竟是一時之間
直覺地,世界末日提早來臨
天地頓然變色
也許是-
    終於崩潰!

§揚名創意資訊工作室§


Beethoven
田園.第六號交響曲

PART 1(小提琴聲音的獨鍾)

屬於老式留聲機細柔質感
傾倒於頸邊小提琴綿纏樂音
我一直鍾情的心演奏一曲
微微顫抖的提琴之手
連接
指揮家揮舞國度的畫筆
情畫田園的豐美之景

PART 2(難以分析的音樂相對於音癡的我)

聆聽不再是一種言語的詮釋
誰能詮釋過程完美的言語
不過是加以統析賞欣之後的結果
置身界限的揮舞邊緣
難以置信的一世樂章

PART 3(聆聽音樂的幻想)

時間與樂音的雙重間奏
   是時間越過樂音
甚或 是樂音越過時間
縈繞、飛越、繾綣、纏綿
心情 縈繞知心的耳際
亂絮 飛越妳我的哀愁
髮絲 繾綣遠天的蝴蝶
細語 纏綿身心的情結
或許是種飛越迷霧的和諧
一種樂音與時間的激烈和諧

PART 4(心中長久以來感受的樂音)

我想在這美麗不已的田園季節裡豐收一種果實
或許是 遠邊美不勝收麥黃色的稻實?
或許是 帶有著情愛芬香汁液的紅色果子?
一一聲傳奏出一頁頁蒲公英的播散風中

原來那清美的樂音是我所追求的果實啊


PART 5(以田園構想孩子的心境)

適當的和弦在孩子的耳中輕輕沉睡
喃喃夢話中道出了田園的閒適
甜雅面靨彩畫出屬於Sweet心事的微笑
站在一旁的我與他分享內心歡悅
隨著Beethoven的繽紛思緒
指向不可言喻的奇幻永恆
就像綠的斜躺在大地
以心頃聽自然的聲律
我和他一同睡在大地

PART 6(灰漠音樂與田園音樂的對比)

  眺遠一片灰漠
或 眺遠一片綠園
將荒蕪剪貼向豐美的背景
與ROCK與CLASSIC 的間奏
紛亂不美直指向紛亂
從Beethoven的心園裡
整理 一片真正的綠園



Country Music 

一、

I will always love you.
浪漫旋律編織抒情絲縷
我的妳的心中美麗
沉醉典藏泛黃心情記事
交融縫製天使羽翼
心情的飛向天際
而遠邊水粉彩霞的迎接
最美的回應-
I will always love you.

二、COUNTRY 情詩

耳邊再度亮起的是所謂的Country Music吧
暖暖的陽光輕盈的灑上了我的深心,再度亮起吧
徐徐的春風舒緩的吹過了我的髮絲
我一遍遍、一次次
就像我用心彈奏一曲─一曲Country Music
我始終認為的繾綣音符,你始終認為的!

三、中、西、外的鄉村情境

不似在故鄉的鄉村節律啊
遙想對望過往田邊思曲
我在乎的對照分析賞欣
那是故鄉的黃,還是雲氤的白
甚或是瘖夜的黑
我想所謂調色盤的調合
惟一的相同,正是輕放的樸實吧

四、心的聆聽

我試著
試著 將雙手置放琴鍵
心鳴著
鳴著 將琴鍵置放雙手
樂音
作者
與我 的尖鋒對話
現實
世界
音機 PLAY後心的歸回

Country Music 沉靜,在PLAY後的

P.S.這一系列的創作是很偶然的,原因是因為一個朋友,這樣鄉村音樂的型態是經由她的推薦才認識的。從以前,聽過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屬於這樣輕放而樸實的類型,卻從未接觸,當然,已往也有很多關於其它音樂類型的作品出現,但像這樣蘊含豐富背景的詩作卻從未出現,在此非常感謝她。